近两年来,知识产权产业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在“双创”热潮中,传统的游戏规则和商业模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如今,知识产权这个小话题逐渐成为全社会讨论的大话题。目前,我国知识产权服务机构已形成一定规模,但主要的知识产权服务仍以代理、确权等服务为主。供需双方信息不平等,供需渠道不畅。全师傅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产生的。

全师傅是一个连接企业用户、专业代理商和代理机构的知识产权服务平台,致力于通过互联网技术推动知识产权服务业的发展。知识产权如何成为电子商务?知识产权服务电子商务服务平台如何盈利?知识产权服务的未来在哪里?近日,带着这些疑问,记者采访了泉大师创始人兼董事长孟坦女士。

孟坦:全师傅实际上是以这种模式为传统服务机构服务的,服务的对象是传统行业的代理商。我们建立了一个类似电子商务的平台。我们帮助这些代理商迅速落户,让他们拥有自己的店铺,也就是拥有自己的电子商务平台。其实,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考虑它是否会给企业带来价值。因为代理机构愿意在权力的掌握下安顿下来,所以说他们能给企业带来价值,然后他们就会有价值,也是重要的考虑。当他们有价值时,我们就会有价值。

传统的知识产权代理行业存在很大的局限性,我们打造这样一个平台,让企业在我们的平台上非常透明地看到报价和服务内容。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是帮助企业以合理的价格得到合理的服务,所以我们认为有必要从这个角度把大家聚集在一起,这是我们成立全师傅的初衷。

此外,与传统的服务相比,master Quan平台用技术手段代替了所有的流程服务,也就是说,作为一个原本需要大量人员去做的流程工作,我们用技术手段来代替。在这种情况下,您会发现流程成本或我们向客户收取的费用可以显著降低。对于代理商来说,只有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和能力,才能得到更多客户的认可。

而我们的平台可以识别代理商的实际工作年限,这也是我们的痛点。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实际上帮助客户完成_个筛选过程。我们还将利用技术手段提供即时通讯等功能,使他和他的代理人能够直接、实时地进行沟通。

孟坦:因为我以前是同龄人之一,我首先想到的是电子商务的好处。知识产权服务业的电子商务是为了规范销售过程,_限度地维护企业利益。然而,这样的电子商务商业模式意味着我想扩大规模,但事实上,这取决于后端服务人员的数量来增加规模,这并不是我特别想做的。全师傅的平台就是把这个电子商务平台重用给我的同行。事实上,我已经成为一家科技公司。在这种情况下,我只需要添加服务器。当我的产品开发出来时,我会用一个人,五个人,和一百个人。事实上,我没有增加费用。

因此,如果我回头,我认为就我个人的社会价值而言,我认为我将在促进整个资产行业方面发挥比我是一家好公司更大的作用,所以我想我想做这样的事情来促进资产行业的发展。

尤其是我在美国呆了一段时间,我看到中美之间在知识产权方面的差异非常巨大。我的许多客户,当他们找到我们时,实际上已经出现了。他们在苏州、石景山等地寻找代理人,而这些地方当时并不那么核心。事实上,他们主要集中在帮助收取费用,他们解决了这样相对的线下问题,但我认为这还不够专业。在我这个阶段,我想帮助他解决痛点。如果回头看他们的情况,其实他们的想法很好很聪明,但正是因为专业水平不对才导致整个技术方案的丢失。

我会看到,中国的整个知识产权服务业是非常同质的。都是为了申请客户。同样,它也没有不同的商业形式,如没有人帮助代理商,提高专业水平,提高专业素质。但是当我们看美国的时候,美国以外的分工是非常详细的,每个人都做不同的事情。比如,有一些软件公司专门帮代理商搜索,也就是说,我只帮你查。有一些机构致力于帮助代理商分析不同审查员的审查偏好。当你遇到审查员时,你应该如何与他沟通。因为整个(英语)审查机构超过10万人,所以他们用这么大的数据来帮助他们。

如你所见,大数据公司是非常有价值的,但当我回顾中国时,与技术密切相关的中国知识产权行业的公司可以一手算一手。他们所做的是他们是非常同质的。基本上,他们是跟着政府走的。也就是说,他们正在跟踪**和地方局,看看他们需要什么样的制度,他们正在转向。他们可以在市场上获得一些收入,但非常有限。基本上,他们都是从**建设自己的检索平台,比如每个局都在建设自己的检索平台几百万元,他们有一个点,一个点,就是这样。但没有一家真正的软件公司为整个机构提供快捷的服务,整个机构都在提高专业水平,以技术支持它。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虽然中国现在没有,但是从国外的经验来看,从整个行业的角度来看,其实看展览的过程是很有意义和价值的,所以我们是基于这一部分的。

孟坦:当然,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知识产权的价值不在于知识产权服务。事实上,只有前端的服务是好的,你背后的知识产权才有价值。你的前端服务不好,后面的知识产权是废纸。事实上,整个资产行业_的价值是技术本身,而不是服务,而是技术。_,我们肯定会转向后端服务。

我认为只有你保留前端和后端才有价值,因为如果前面的所有案例都由我管理,我就做采矿,甚至做交易。如果你说要进行挖掘,你可以用工业网络的数据进行挖掘。但当你做一笔交易时,你需要知道整个关系的流程。例如,它属于哪家公司,哪家公司有联系电话、地址,以及它所服务的机构。你很难得到这些,但你可能相对容易在这个平台上得到它们,所以我们肯定会转向后端。但现在我们可能想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从前端开始。

对于合作,我比较开放。我个人认为,对于任何一家公司,特别是我们这个行业来说,都不是很大,这个行业本身还处于起步阶段。虽然已经20多年了,但与国外200年的发展相比,它仍然是一个相当的初创企业。所以我个人觉得这个行业,包括目前我们的平台上,没有必要再利用资源,我们去和其他同行谈合作的时候,我们会非常开放,我们会把它整合到我们身上,但是至于是自己做还是别人做,我们都不在乎。但我们需要确定的是,每个人的工作思路和方向都与我们的全师傅一致。

比如说,我们做了这样一个技术需求方和技术供应方,但是在这样一个知识产权转让交易的具体过程中,需要运用什么样的经验,我们可能很难迅速积累。此时,我们可以选择与合作伙伴合作。在我们的平台上,我们为您提供一些信息。你可以完成_一公里的工作,这是我们做不到的。我也相信国外有一套精细的分工。只有这样,你才能为这个行业创造价值。但同时,我也相信专业的事情一定要由相对专业的人来做,但我们也尽量让客户在一个平台上,这样可以辐射更多的资源。

孟坦:我还是认为要繁荣和发展这个行业,就必须分工合作,就是专业人员要以这个行业为中心,然后其他可以用技术解决的数据分析和处理,不管是低级的过程、技术还是_的数据分析和处理,都要用技术来解决。我觉得这一定要切入,这么大的一个行业,它的终成果都是以数据的形式出现的,不管是商标还是结构化数据,然后是非结构化数据的专利,这中间会产生一定的技术力量,也就是说,我觉得技术会赢。一旦有了这样一个平台,所有的代理人,他们的工作方法,也就是说,我们检查员的工作方法都有可能发生巨大的变化。一旦工作模式被互联网技术和移动互联网技术所取代,我认为它将具有非常深远的意义。

采访中,孟坦强调,在整个知识产权行业中,_互联网精神的平台是全师傅与传统代理商之间的合作与非竞争关系。全师傅通过技术优势为知识产权代理提供服务,即作为服务代理,将互联网技术与知识产权行业的_人才资源连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