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的伟大成就,与各方面的先行者和推动者分不开。北京康信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执行合伙人余刚是中国首批知识产权代理机构的开拓者和见证者。通过他的记忆,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知识产权机构从无到有发展的每一步

我1982年毕业。那时,我在国家海洋局和东海分局工作。在上海工作两年多,我觉得自己不适合做科研,也不适合做这些科研项目。后来我找了一份工作,然后来到中国贸促会。一开始,中国国务院批准的国际贸易(中国贸促会)、特别业务研究所、香港公司等三家国务院批准成立。我们办案的几乎都是外国案件,很少涉及中国的其他案件。

当时我是由中国贸促会派去德国工作的,在德国办事处工作。经过一年多的工作,我去了美国,直接在美国专利局工作。我在那里工作了五年,通过了专利代理资格,然后回到北京。

1994年和1995年,民营企业很少,所以不可能成立代理公司。由于我国涉外代理机构需要获得批准,我国于1984年3月实施专利法,1985年加入巴黎公约,1994年加入PCT,2001年底加入WTO。然而,我国真正对外开放的是2009年《专利法》第三次修订,当时是对外开放的。当时我们有国民待遇,就是说我们中国人可以享受国民待遇,这是必须经过审批的。我记得2001年康新获得涉外代理权,2003年获得涉外商标代理权。1998年,康欣几乎拥有了专利代理资格证书。2001年,我们把外事代理办对了,我们充满了希望,看到了未来,但我们真的很有信心,也很可靠,2005年,我们不必担心我们的业务,那是我们康欣的爆发期。那时,过去十年积累起来的东西都开始爆发,然后发展得很快。

我认为有两点。你有了国外代理权,经过几年的努力,你会越来越了解我们公司。第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越来越多的外国企业开始进入中国。我们这一代人的发展离不开中国的改革开放。重要的两个阶段是1977年,邓小平恢复高考,这是我们命运的一个重大变化。第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知识产权事业蓬勃发展。当然,到目前为止,中国有一个比较完整的体系和这么多的业务。但真正的前几年一直在向国外学习,然后到了共同成长的阶段。我想对我来说,我们是改革开放的_受益者。

2010年以后,目前企业面临的竞争更加多元化、多方面。面对新技术、商业模式、客户的快速增长以及外国公司在中国的本地化等挑战,一个很大的问题也是公司自身系统的问题,比如我们的合作伙伴或者如果你是代理,你可以成为股东。如果你想发展一个机构,你会吸收不同的人才。如果你不能给他们一个法律保证,那就很难了。为什么只有不到5%的人成功了,那么努力工作对你来说很重要?这很重要,但运气也很重要。从这个角度讲,要感谢改革开放,要感谢环境,大城市给了你发挥自己有限才能的机会。但我认为这仍然很重要。当你感兴趣的时候,你就去做。例如,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觉得很有兴趣,因为我只是喜欢自由,然后我就这样做了。幸运的是,我们赶上了这个行业的快速发展,或者从2001年到现在。

我觉得一个人对生活的兴趣很重要。你应该追随你的兴趣,做你感兴趣的事,这样你才能坚持下去。当然,如果你有这样的能力,你可以看到未来大势所趋的发展,把自己的兴趣与形势的发展和大势所趋结合起来,那么我认为你的才华是可以充分发挥的。第二,中国的改革开放给我们这一代人带来了个人生活和事业上的巨大机遇。我们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必须坚定支持中国的改革开放,希望中国的改革开放能够继续下去。第三,我们要在这个行业的发展中保持学习的态度,特别是作为专利代理或知识产权行业。持续学习是基本的技能。我们不仅是在谈专业技能的学习,包括新技术、新商业模式、国家发展概况和环境以及国内外同行的交流,我们的学习对我们也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