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5日,首届中国**进口博览会在上海开幕。习近平主席出席了开幕式,并发表了题为“建设创新包容的开放包容**”的主题演讲。习主席强调,中国经济发展40年来在开放条件下取得的成就,未来实现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也必须在开放条件下进行。**鼓励企业“走出去”,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企业在知识产权领域面临一系列问题。比如,如何培育高价值知识产权,实现高价值知识产权的运作,如何应对海外知识产权风险等。在新形势下,如何对企业知识产权进行合理的**布局,避免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受到阻碍,是知识产权领域的一个热门话题。

针对“走出去”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学术界、司法界和企业界积极开展了一系列的研究和实践活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研究和经验,与知识产权行业的同事们分享,并与大家讨论目前尚未解决的问题。有鉴于此,第九届中国知识产权新年论坛暨2019中国知识产权管理者年会专门设立了分论坛四,题目为“2019全球知识产权咨询服务产业联盟年会——新形势下企业知识产权**布局战略”邀请学术界、司法界和企业界人士齐聚一堂,就如何实现专利经营和应对海外知识产权的产权风险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分论坛由《中国知识产权报》社长兼总编辑张继哲、亚太法律研究所执行所长孙元钊、北京盈创雅优知识产权代理公司专利代理人梁志文、深圳市知识产权法院法官陈洋、黄海霞主持,上海恒瑞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兼执行合伙人,汉王科技知识产权部主任任川分别作主题演讲。

分论坛开幕后,张继哲表示,全球知识产权咨询服务业联盟的意义和作用在于搭建共享平台,实现跨境沟通和合作共赢。

孙元钊以“高价值专利与知识产权经营”为主题作主旨演讲。演讲开始时,孙元钊认为“高价值专利”和“专利经营”的概念目前还不清楚,只有清楚了,才能讨论这个话题“高价值”不是钱。在他看来,知识产权是一种工具。利用这一工具生产出好的技术,可以把技术转化为高质量的产品,高质量的产品可以创造出***。技术、产品、品牌是企业应该重视的“高价值”。谈到“专利经营”,孙元钊认为,目前的“专利经营”已经异化为“专利商业化”。作为攻击竞争对手的武器,它脱离了后续研发,失去了技术本身的意义。”只有经过诉讼洗礼的专利才是硬专利”。他以两个案例介绍了这一观点:托马斯·米奇博士将四乙基铅与汽油混合使用,解决了发动机气缸爆裂的问题,也带来了生命健康的问题;氟利昂解决了制冷的问题,但同时也带来了环境问题。通过对四乙基铅和氟利昂的案例分析,他表明专利制度永远不能与社会价值判断相联系,价值判断具有主观性,这将影响司法实践。***,他指出,政策不能成为“动目标”,应坚持知识产权**执法标准,即适当有效。要保持制度的“微妙平衡”和“微调”,政策必须适度,不能干预市场。

梁志文就“海外知识产权风险与对策”发表主旨演讲。他指出,知识产权是商业竞争的工具,知识产权风险实际上就是商业风险。他以欧美为例,从企业的角度阐述了海外企业的知识产权趋势和风险应对策略。梁志文认为,从欧洲的角度来看,欧洲并不是一个统一的概念。各国的市场规模、创新水平、知识产权法和知识产权保护实力各不相同。因此,在企业知识产权管理者的日常工作中,一国的风险应对策略不能适用于另一国。梁志文主要介绍了德国这个展览领域的重要**的商业情况。展会前,企业要进行风险评估和风险管理,做好法律、公关等方面的准备。在法律准备方面,他表示,风险太大时,应及时向德国法院提交保护函;在欧洲完成知识产权布局时,应根据德国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特点,这些权利可以通过申请禁令和提起诉讼来保护。在公关准备方面,要及时与客户和媒体保持联系,实现商业利益。在梁志文看来,美国商业的风险在于美国的诉讼,包括民事诉讼和337调查。其高昂的诉讼成本是中国的沉重负担。他指出,针对美国的诉讼,我们应该综合运用知识产权、PGR等程序打一套“组合拳”。谈到337条回应,梁志文认为中国可以借鉴日本的做法。一是加大研发投入,二是注重全球专利布局。

陈洋法官就“知识产权诉讼证据规则”专题作了主旨发言。陈阳说,在日常知识产权诉讼中,应注意以下五个原则:一是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即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二,优势证据规则以强有力的证据支持当事人;另外,在优势证据与排除一切合理怀疑之间,高概率是民事诉讼的证据标准。在某些情况下,法院会采纳高概率证据。第三,证据推定规则,当双方当事人提交证据证明其主张时,如果不能证明其主张,则应适用这一原则。证据推定规则主要用于财产保全、证据保全、行为保全、临时禁令和侵权赔偿。第四,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它不仅适用于知识产权诉讼,而且适用于知识产权三神合一的刑事案件。在假冒注册商标罪、制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罪等知识产权犯罪案件中,往往存在非法证据,需要用非法证据规则予以排除。第五,全面、客观、审计证据规则要求证据形成“链条”,不能只提供一到两件证据。如果单一证据太弱,法院需要结合所有证据判决来支持双方的主张。

黄海霞发表题为《企业知识产权风险精细化管理》的主题演讲。知识产权风险管理具有风险预警和风险控制两个特点。风险管理包括四个方面:创建、应用、保护和管理。风险构成有六个要素,即人员、技术、市场、法律、空间和生产管理。黄海霞从专利制度的区域性特征、精细化专利区域布局风险管理的共性、精细化专利区域布局风险管理实践的要点三个方面论述了精细化知识产权的风险管理。她指出,专利制度的地域性特征体现在各国的专利保护类型、申请程序、授权方式、保护期限和诉讼规则等方面。企业应针对不同地区选择不同的管理方法。涉及到精细化专利区域布局风险管理的共性,她认为精细化管理的重要意义在于尊重规则本身,规则本身应该深入人心。共同的过程体现在四个方面:“精细化创造”、“精细化应用”、“精细化应对”和“精细化管理”。在精细化专利区域布局风险管理的实践要点中,黄海霞强调,布局中要考虑很多问题,比如在撰写权利要求书时,技术方案必须实现发明目的等关键点。

任传霞以“培育、认定企业高价值知识产权和**化布局战略”为主题作主旨演讲。任传霞以汉王科技20年的发展为例,阐述了知识产权对企业和市场发展的贡献。汉王科技的知识产权管理政策是对矿、矿、矿、矿的管理,“矿”是指竞争工具。在知识产权培育方面,任传霞介绍说,在八字方针的指导下,汉王科技的专利挖掘分为“跟人走”和“跟项目走”两部分。奖励机制是伴随着从专利挖掘到专利授权的全过程,在专利维护中实行分级管理和管理。在如何认定高价值知识产权问题上,任传霞认为,应当从技术和法律的角度来判断,应当能够从技术层面解决技术问题,应当能够在法律层面经得起诉讼,确保稳定。此外,她还解释了“高价值专利”。她认为,这些专利应该能够先“保护自己”,然后实现覆盖竞争对手产品的目标。

主旨演讲结束后,观众和演讲者进行了互动问答。

本届分论坛的内容充满了“干货”,深受观众欢迎。相信对企业在新形势下进行知识产权**布局有一定的启示。